免费注册
[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中国
[切换城市]
 领域分类

婚姻家庭

刑事辩护

知识产权

合同纠纷

债权债务

公司章程

劳动纠纷

房产律师

医疗纠纷

损害赔偿

交通事故

工程建筑

征地折迁

金融证劵

更多
在北京,每天有100万人假装与律师谈合作
人气: 发布日期:2018/5/2 10:51:12

北京机会多,这是年轻人们挤破脑袋,都要往北京钻的根本原因。


北京有很多牛人。话说,不到北京,就不知道自己官小。除了官,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大咖、精英、怪才。


参加一场高大上的会,与各种CEO、COO、CMO、CXO,合个影、换个名片,就觉得有无限的可能,发在朋友圈里更有一种无比的满足感——这是在其他地方,全然感受不到的气氛。


北京的人际关系充满了玄妙。开口就是我一个哥们哪儿哪儿牛;闭口就是我兄弟干嘛的。一会儿是我今天刚跟某大大的某亲戚刚吃了个饭;一会儿是改天带你参加某某牛掰的局。地铁里、咖啡厅里,走路上,聊的都是几百万的预算、几千万的投资、上亿的生意。


只要出去走一趟,感觉就能遇到各路神仙,加在一起好像就能干出通天大事。


因此,在北京工作的人都很忙,总有忙不完的局、参加不完的沙龙、听不完的会......大家聚在一起,或吃吃喝喝或吹吹牛皮,最后微信扫一扫再带一句以后常联系,就又各自钻进地铁、骑着共享单车回家了。有些人,后来恐怕一辈子都没再说上一句、再见上一回。


但是,这些看起来的机会,背后却有不少坑。有的是无效的社交,有的是无止境的消耗,有的是分分钟就想逃离的尴尬,有的是步步为营的忽悠甚至骗局。于是常有人感叹: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1


小A,来京12年。工作3年后,赶上双创热潮,脑子一热就开始创业。他选择做食品,日常生活都能用得上,谈品质、讲情怀、拼故事,好不热闹。


前年,在微信火热的推动下,他被一些A姓的“家门”拉进了群。好家伙,群里清一色姓A的,天南海北都有,感觉大家都是失散多年的亲人。


年底了,要搞“A氏宗亲联谊会”。在一起,要选会长,要搞联谊,要谋发展。联谊得吃喝,吃喝就得要礼品。于是,热心组织者找到小A说:“小A啊,为宗亲事业做点贡献呀。活动上也给你宣传宣传,全国宗亲一嚷几千份说不准都卖出去了。”小A二话没说就准备赞助20份,每份市场价500元。


联谊会上,活动拿小A的产品进行抽奖,小A上台去抽,刚刚抽完准备开腔介绍两句自己和所抽的礼品。这时,一个DB那疙瘩的老哥,顶着大肚子,一手把玩着手串儿,冲上台去抢过话筒说:“我赞助2万块钱,今天大家的餐费费用我都包了。”


小A被晾一边,灰溜溜地走下了台。心里暗自为自己价值1万产品和刚交的200元餐费隐隐作疼。


自那以后,小A退出了宗亲群。每次搞活动,组织者也都来找小A要东西。没办法,一毛不再拔,逐渐都把那些来自村里的、县里的,总之是天南海北、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的A氏宗亲全删了。


小A也觉得特奇怪,自从自己做点小买卖,不管大活动还是小平台,每年各种以合作之名要赞助的总有十几拨。现在,小A一个活动都不给东西,每次遇到这种情况就直接扔给对方一句:“需要请到xxx平台下单,量大从优!”


2


小B热心结交朋友。一天,微信好友C突然冒出来说话:“B总,一直关注您,看您做得挺好的,就是还没机会跟您见面呢。”


C要约B去见一位D总。C对B说:“一直觉得您的产品不错,约聊一下看能不能有合作的机会,我正在跟STHM的D总谈一个500万的采购合作,也可能需要你们的产品。”


B心里想,那好啊,天上突然掉下来这么好的机会,去聊一下也不会少一斤肉。


聊天在一个北京老字号的老板办公室进行。B一进去,里面的人已经聊开了,喝着茶、笑呵呵,氛围融洽。“大佬”坐镇,对B这样的小辈自然忽略。B堆着笑,伸着脖子、身体前倾听着。


待20多分钟过去,D总开腔:“我们联合GL、MD等知名家电品牌开展智能电器惠民工程,针对有房有车的商家顾客赠送价值15000元智能家电,这套家电包括冰箱、洗衣机、家电影院、空调等。只要顾客承诺24个月内在指定平台每月购物750元。在顾客购买的产品中,只有有一份是你的产品,你一年就能卖20万份。”


D总接着讲:“我给你一个省级代理名额,给你20万套家电拿去送人。招10个市级代理,让每个代理去签订100家社区合作商(超市、酒楼)。最后把这20万套家电分配到100家社区合作商,让他们去送。社区合作商为什么合作呢?白得的东西啊,用来做促销赠送多好。”


这些发完呢,就能够获得:2000万产品的采供权,收益率为15%,就能赚300万;20万套家电每套提22.5元收益,就是450万;10家市级代理劳务费100万;150万奔驰车和150万房屋奖励。


前提就是,让B你赶紧交2万元保证金锁定一个代理名额,越早加入收入越高,省级代理50个名额。这就是一个投入2万可赚1000万的世纪暴富良机啊。


听到这儿,B捏着一把汗,这分明就是一个骗智障人士保证金的低级骗局。借机上厕所,火速逃离现场。


随后,B把之前冒出来的C火速删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加的渣渣。


3


小E做策划多年,常有“朋友”从微信里冒出来让帮忙出出主意、提提想法。


一天,朋友F让帮他多年前的同事G应个急。确实是非常着急。G凭借关系从某大型企业那儿拿下来了一个项目,这个项目里面还有不少明星资源可以用。重点是在项目期间,要做一些social的话题和文章选题的传播,但又缺一个对策划可以进行全盘把关的人。


既然是F介绍的,平时看F都挺靠谱,那就帮人应个急吧。G确实也不客气,当晚8点联系上,10点就约到了附近一个咖啡馆见面。在咖啡馆,G大概介绍了一下项目,一看就没做过,逻辑混乱,还拉自己的家人老爹兄弟啥的组队。


小E再怎么也得对得起自己的专业。于是,给她提了一系列的建议,以及接下来的操作思路。并商定好,让小E核算一下提个劳务报酬。小E回来后,第二天一早就把前一天晚上聊的步骤、建议和酬劳等相应内容发过去。


一天、两天......直到一个月都过去了,没有任何回复。小E问起:“G总,您的项目没有做了吗?”G回答:“做了。”


小E特别想发火,但考虑到顾及F的面子,还是觉得算了吧,就当没认识这个人儿。后来偶然发现,G先把小E朋友圈屏蔽了。


4


H是做公关传播的。一天,经朋友介绍,拉了个小群,认识了做传统生产制造企业市场的I经理。


I经理他们公司生产了两款新产品,每款产品都需要做推广。新媒体的内容没人做,新闻软文没人做,社群运营也没人做,还想做点视频。H与I见面,聊得很好,H讲述了自己大大小小品牌的策划和传播案例,有的还能产生销售效果。I觉得特别接地气,很好。经H了解,I他们每月的推广预算可以占全年目标销售额的X%,大约就是小几十万。


H与I约定好,回去先拟一个初步方案,方向没问题约总经理进一步沟通。一个星期后,H向I提交了第一版方案。I也没说方案不行,说能不能在这个基础上做一版细化的,要不然不好跟领导汇报。


H很是犯嘀咕,刚见一面也没进一步和领导沟通就直接做细化方案,多半会石沉大海的。于是对I说:“您看上次,咱俩聊得也挺好。您要是觉得我的思路各方面还可以,支撑咱们这边的需求的话,先定方向,等跟领导沟通后再做细化方案吧。”


I这次也没据理力争,只是淡淡地说:“不瞒您说,我们其实也找了另外两家公司。”


H心里很明白咋回事儿,没搭理I。几天过去了,I经理冒出来说:“对比了其他几家的方案,你家没啥竞争力。”H也很淡然:“没事儿,有机会再说吧。”


许多天过去了。I经理突然跑来对H说:“也不是不可以做,其实咱们主要就是想做做搜索软文的优化。”


H很直接说:“每月预算多少?”

I回答:“10000块!没听错,就是10000块。”

H回答:“这个每周能做1篇小软文,每篇发2个左右网媒吧,起不来啥作用的。”

I说:“也是可以商量的。”

H回:“哦!”


“商量你妹啊,10000块也要找第三方公司。”H心想。待几天没有沟通后,H默默把I从好友列表里删除了。


5


小J也做公关很多年。他说,去年一共写了60多个方案,但是最后没有几个成的。这里面有的可能是方案不行,有的可能是不符合客户的需要,绝大多数其实都是被当陪标或者被骗了方案


有个人名叫大K,女的,行事风格把自己当女王,出门旁边要有人帮她拧包,得在她出现之前把各项细节事务准备到位。


她每到一家公司做营销方面的副总裁,那个公司后来都会倒闭。她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找一堆人先过来进行品牌提案、公关提案,然后供自己做思路参考。


据说,她欠了一家品牌策划公司的钱,很多年都不付。现在出去混居然连名字都换了好几个,连很多合作多年的客户,到头来根本不知道她的真名是什么。想想看,在合同上签字的居然是一个路人甲,那真是可怕。


近些年,由于微信突然而生硬地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人们常常会遇到,微信里没说过几句话的联系人,哪天突然跑来说“那谁,今天有空过来坐坐,聊聊合作”“您有没有空,我来拜访你一下”。


经常也会有人来问各种问题,如社群怎么做啊,销售怎么做啊。有些问题,百度就能够找到答案,他跑来特别认真地问。有的问题,够写一本书,奋斗很多年才明白,他也跑来问。


即便有些关系好的老前辈也会自恃资历高深,“你那啥别干了,跟我干吧,我一直都很看好你”。拜托,别倚老卖老好不好,好多年轻人的玩法儿你都完全out了,能不能站别人立场想想呢,能不能放低点姿态呢?你要真行,别光说话,拿实力去摆平人家啊。


北京确实就是这样,你会觉得到处都是机会,人人皆可勾搭。但这背后其实隐藏着坑,会导致自己觉得什么都能够做一点。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事情。


但很多人找你“合作”,并不懂得跟你讲清楚来龙去脉,他们更在意自己的需求,也不太想着去照顾对方的需求,都觉得自己很牛、自己就是天。


微信里跟你介绍得很清楚,见面聊得也不错,懂得提前一周哪怕2天~3天跟你约见面,见面之前会大致说下目的和沟通方向;彼此照顾距离、时间、地点等细节,沟通中合理兼顾彼此需求并明确;主动跟你提付费、分钱,并且有行动计划,最终能够说到做到,即便发生了分歧,依然能够商量修正。这样的人,就是你的贵人。遇到这样的人,你就把自己“嫁”了吧。


一次次找你帮忙,却从不帮你;一次次“请教”你,从来没见过他主动跟你分享点好事;在你身上花点钱,就恨不得让你卖给他;一涉及到钱,就隐晦、含糊......这样的局,这样的合作,请远离吧。


老有人说,要乐善好施。也老有人说,自己会发光,身边就不会黑暗。其实都错了。你自己发光,首先吸引来的是飞蛾臭虫。你自己会发光,你得遇见另一束光,才能一起照亮更大的世界。


看起来是机会,往往会害人;而时间,也耗不起。


时间,永远留给重要的事、重要的人,留给靠谱的事、靠谱的人。


更重要的是要留时间给自己,让自己价值倍增、越来越硬气,见谁不见谁、跟谁合作,自己选。当然,无效的、不靠谱的“合作”不只出现在北京,哪里都会有。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 请遵守国家法律。
按地区找律师
在线咨询专家律师
1.
黄钊律师
13973176322
2.施新沛律师
15307431311
3.蒋小英律师
13707462241
4.朱代鑫律师
13627381083
5.文永军律师
13387321822
6.黄亚青律师
13627356056
7.刘辉律师
15111011656
8.曾洁淼律师
15211160873
9.黄敏律师
13787782456
10.廖建伟律师
15096073217
11.黄良志律师
15575175673
12.周岚律师
15308480214
13.熊盛君律师
18673173984
14.纪道生律师
13874652128
15.旷良勇律师
14305201410
16.阳晶晶律师
18569035511
17.姜华律师
15897497058
18.杨开文律师
13786639729
19.刘建铭律师
18873661234
20.王鼎钧律师
15507315655
21.赵加兵团队律师
13973338158
典法网推荐律师
1.王春雷律师
15852033733
2.吴晓凡律师
13675510159
3.张凤海律师
15823459390
4.徐云志律师
13280895691
5.刘山陵律师
13791340496
6.要鸿志律师
13831293930
7.郑贴侨律师
18907390038
8.欧阳爱香律师
18907390035
9.王殿明律师
13522031386
10.阮少顺律师
13762870508
11.陈奕智律师
13926378022
12.高贞贞律师
13145787521
13.张林波律师
13610231758
14.许骅杰律师
14452201710
15.谢和飞律师
13570334096
16.江辉律师
14401200811
17.陈羡玲律师
13725125480
18.周文靖律师
18318623500
19.刘红律师
15099962805
20.方丹律师
18666538377
21.陈培聪律师
13652816392
22.李梅胜律师
13510510018
用户帮助
咨询用户指南
发布咨询帮助
何为案件全包
选择对口律师
咨询注意事项
发布咨询须知

案件委托帮助
收费咨询的不同
律师用户指南
回复咨询帮助
案件接洽帮助
案件接洽帮助
网站商联系方式
热线:13307315507
QQ:448552909@qq.com
邮箱:448552909@qq.com
点击用QQ跟我们联系
添加我们的微信
我给们发电子邮件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网站地图|律师服务|商务合作|法律声明|挑错或提问题|客户中心|诚征英才|欢迎合作|版权声明

湘ICP备17013891号-1

技术/客服:TEL:13307315507  Email:448552909@qq.com  QQ:448552909  ICP备案号:17013891号-1
免责声明:会员介绍、成功案例等信息,由会员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由其本人负责。典法网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
友情提醒:鉴于注册律师数目巨大,律师变换比较频繁,建议委托前核实律师身份。核实身份的方法如下,1、咨询司法局公律处。2、到律师事务所核实。3、可以委托本网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