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中国
[切换城市]
 领域分类

婚姻家庭

刑事辩护

知识产权

合同纠纷

债权债务

公司章程

劳动纠纷

房产律师

医疗纠纷

损害赔偿

交通事故

工程建筑

征地折迁

金融证劵

更多
家长体罚子女致子女死亡,如何定性?
人气: 发布日期:2018/11/5 15:01:22

案情回顾

 

肖某与被害人庄某某(殁年3岁)系母子关系,2011年底,肖某和丈夫将儿子庄某某从老家接到 H 市的家中抚养。2012 5 30 21 时许,因庄某某说谎不听话,肖某用衣架殴打庄某某大腿内侧位置并罚跪约一个小时。次日1时许,因庄某某在床上小便,肖某亦用衣架殴打庄某某的大腿内侧,用脚踢其臀部。当日5时许,肖某和丈夫发现庄某某呼吸困难,即将庄某某送到医院抢救,庄某某经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医院警务室报案后,公安人员赶到医院将肖某带公安机关处理,经鉴定庄某某符合被巨大钝性暴力打击致胰腺挫碎、睾丸挫碎、双侧后腹膜积血、全身多处皮下组织出血引起失血性休克合并创伤性休克死亡。案发后,被害人的父亲、祖父母对肖某的行为表示谅解,请求对肖某从轻处罚。

 

争议观点

 

对于肖某体罚庄某某导致被害人庄某某死亡的行为如何定性,存在以下三种意见:

 

1、第一种意见认为,肖某的行为构成虐待罪。被害人庄某某是与肖某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肖某对庄某某没有致其死亡的故意伤害行为,而只是通过打骂、在肉体上进行摧残迫害以达到惩罚效果,这种体罚行为符合虐待罪的特征;

 

2、第二种意见认为(也是法院的判决),肖某的行为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法院审理认为,肖某平时对庄某某无虐待行为,只是当日采取了跪罚、用衣架打大腿、踢臀部的方式惩罚、教育庄某某,没料到会产生庄某某死亡的后果,属于疏忽大意的过失,其行为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依法应予惩处;

 

3、第三种意见认为,肖某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肖某让庄某某跪罚1小时,连续两次持衣架击打其大腿等行为是导致庄某某死亡的直接原因,且肖某明知或应当知道自己的行为会造成被害人受伤的后果,但是未采取任何措施而是放任后果的发生,具有造成他人受伤的间接故意,符合故意伤害致人死亡。

 

笔者观点

 

一、肖某不构成虐待罪。

 

《刑法》第260条规定了虐待罪,虐待罪是指以打骂、冻饿、强迫过度劳动、有病不予治疗、限制自由、凌辱人格等手段,对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从肉体上和精神上进行摧残、折磨,情节恶劣的行为。张明楷教授认为虐待罪在主观上表现为有意识地对被害人进行肉体上与精神上的摧残、折磨,因此由于教育方法简单粗暴的行为,一般不应以虐待罪论处。笔者赞同张教授的观点,认为:

 

1)肖某不符合虐待罪的“情节恶劣”之要求,主要是不符合虐待目的和动机以及虐待行为表现形式中时间上的持续性。

 

对于虐待罪而言,需要达到“情节恶劣”的程度才能归罪,虽然刑法分则条文没有具体阐述此“情节恶劣”的内涵,但是可以从主客观相统一的角度判断行为人能否以该罪定性,应当考虑行为人的虐待方式、虐待目的与动机、持续时间等因素。首先,肖某虐待方式为让庄某某跪罚1小时、拿衣架打大腿、踢臀部,考虑到被害人是一个年仅3岁的幼儿,手段已经较为残忍;其次,肖某并不是单纯为了给他人施加痛苦而发泄自己的不满,而是因庄某某说谎不听话以及在床上小便等原因,肖某出于教育小孩儿的目的对其进行体罚,行为固然简单粗暴但主观上欠缺虐待的故意;再次,虐待罪的犯罪行为应当区别于发生在间隔一段时间后两次及以上的伤害行为,偶然因琐事或其他某种原因导致的突发性打骂通常不构成虐待行为。本案肖某长期在外地打工,而庄某某一直在老家生活,肖某在案发前对庄某某从无虐待行为,这次打击行为不具备时间上的持续性、多发性,只是“偶发性”行为。

 

2)肖某体罚被害人造成死亡结果是否可以认定为虐待罪中的结果加重犯处理也应当进行讨论。

 

本案中肖某粗暴的体罚行为究竟是构成虐待行为、过失行为还是故意伤害行为(本文观点为构成故意伤害行为,在后文中有具体阐述),存在一定的争议,但笔者认为此处可以进行实质解释。对构成要件的解释应当明确该犯罪的保护法益,在符合罪刑法定原则的前提下,必要时候可以对刑法用语作扩大解释,即作出不利于被告人的扩大解释从而实现处罚的妥当性。实质解释并不是类推解释,因为它没有突破构成要件的范围而进行实质考察。例如最近备受争议的“范冰冰逃税案”终于落下帷幕,范冰冰在补缴了税款、滞纳金以及罚款将近8亿之后,最终免于刑事处罚,许多人表示不满认为处罚结果有失妥当,这其实便涉及到形式解释与实质解释的问题。根据《刑法》第201条第4款之规定,范冰冰属于首次被税务机关按偷税予以行政处罚且此前未因逃税缴纳款受过刑事处罚的情况,只要在税务机关下达追缴通知后在规定期限内缴纳偷税的税款、滞纳金、罚款后,可依法不予追究刑事责任。但是这只是对于此条文形式解释之后得出的结论,若进行实质解释,那么根据调查核实的情况,也许可以认定范冰冰已经在不同的时期多次偷逃税款,税务机关可给予2次以上的行政处罚之后,移交刑事处理。结合本案来看,肖某体罚3岁幼儿致其死亡,对肖某行为定性存在较大争议之时,是否可以考虑处罚必要性和实质合理性以及结果的可接受性,若认定为虐待罪的结果加重犯,那么量刑幅度在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但若认定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则量刑幅度在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死刑。因此施虐者抱着故意伤害的心态实施虐待行为且造成了被害人死亡,却以虐待罪定罪并最高只获七年有期徒刑,显然不符合罪责刑相适应原则;

 

3)应当严格界分惩戒行为与虐待行为。

 

我国法律没有明确规定惩戒权,但相关法律从侧面体现了父母享有惩戒权。例如《婚姻法》第二十三条:“父母有保护和教育未成年子女的权利和义务”;《预防未成年犯罪法》第三十五条:“对有本法规定严重不良行为的未成年人,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和学校应当相互配合,采取措施严加管教,也可以送工读学校进行矫治和接受教育。”而参照他国法律后,笔者发现对惩戒权有明文规定,例如《日本民法典》第822条规定到:“行使亲权的人在必要范围内可以亲自惩戒其子女,或经家庭法院的许可将子女送入惩戒所。”因此,在家长纠正孩子不良行为的这类案件中,对行为人构成惩戒行为还是虐待行为应当严格界分。惩戒行为表现为呵斥、责打、禁足等形式,首先必须具有目的正当性、手段必要性、结果合理性。若是以惩戒之名行虐待之实,或者过度行使惩戒权导致了伤亡的结果,则转化为虐待行为,容易触犯法律,轻则违反《未成年人保护法》,重则构成犯罪。对于本案中肖某的行为,到底是构成虐待行为还是惩戒行为,亦或是已经构成了故意伤害行为,还应当在分析之后严格把握和界定。

 

二、肖某构成故意伤害致死而非过失致人死亡罪。

 

故意伤害致死和过失致人死亡二者在客观上都导致了被害人死亡的后果,主观上对死亡结果都出于过失,区别在于过失致人死亡时,行为人既无杀人故意,也无伤害故意,而故意伤害致死以行为人具有伤害故意为前提,过失造成的死亡结果,是故意伤害罪的加重结果。因此一般生活意义上的“故意”不能等同于刑法意义上的故意,尤其是对于父母为教育、管教子女而实施的惩戒、体罚行为导致子女死亡或者有其他特殊原因产生的纠纷以及轻微暴行致人死亡类的案件,不能轻易认定为故意伤害致死,应该结合行为起因、具体客观行为(行为打击的部位、强度、次数)以及行为人对结果产生后的态度等因素进行全面考虑和分析。本案中肖某作为父母出于管教目的实施体罚,发现子女庄某某伤亡后又积极施救,虽然最后导致了庄某某的死亡结果,但出于一般情理分析通常易认定为过失致人死亡,但笔者认为还是应该结合个案的细节分情况处理:

 

1)本案主观方面应当认定肖某具有间接故意而非过失。

 

在过失犯罪之中,行为人主观上对后果的产生持反对态度,也就是既不积极追求、不希望、也不放任,而是应当预见却未预见(疏忽大意的过失)或者已经预见但是轻信能够避免(过于自信的过失);本案中,肖某明知被害人庄某某是年仅3岁的幼童,体质状况还十分柔弱,却依然实施了较大强度、较长时间的体罚殴打行为,此时对可能造成严重伤亡后果应当有充分的认知,他却不排斥,而是等到庄某某出现呼吸困难的症状后才采取措施,将其送往医院治疗,可见虽然最初动机是为了教育子女,作为父母其主观上不希望伤亡结果发生,但事实行为却反映出其持有放任心态而非过失,这是一种间接故意,是属于未必的故意范畴。

 

2)具体客观行为(行为打击的部位、强度、次数)来看,肖某具有放任危害结果发生的现实条件。

 

首先,客观证据显示的死因为“庄某某被巨大钝性暴力打击致胰腺挫碎、睾丸挫碎、双侧后腹膜积血、全身多处皮下组织出血引起失血性休克合并创伤性休克死亡”,可见这决不是一般的体罚行为所致,而是强度极大的击打力量,创伤很深、遍及范围很广、击打部位为要害部位;再看事态发展过程,21时许,肖某用衣架殴打庄某某大腿内侧位置并罚跪约一个小时,次日1时许,肖某又用衣架殴打庄某某的大腿内侧,用脚踢其臀部。从刑法理论来看,故意伤害致死是故意伤害罪的结果加重犯,要求行为人的行为在客观上有产生严重伤害甚至可能导致死亡的危险,具有高度致害危险性的行为才符合故意伤害罪的行为要件,否则一般程度的欧打行为致死则按过失致人死亡论。考虑到本案中体罚对象为一个年仅3岁的小孩儿,持续如此长时间、大强度的体罚殴打,客观地说对其身体的抗受能力已经是具有高度危险甚至是致命性的,这已经明显超越了大众所能理解的管教子女的正常限度,可以反映出肖某已经具备了伤害他人身体健康的故意。

 

结语

 

肖某应当构成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但考虑到肖某是源于父母管教子女的起因,且肖某发现被害人呼吸困难后,主动送被害人到医院抢救,在明知医务警务室报案后,仍在现场等候处理,归案后亦能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可以认定为具有自首情节,加以被害人的父亲、祖父母也对肖某的行为表示谅解等因素,对肖某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 请遵守国家法律。
按地区找律师
在线咨询专家律师
1.
黄钊律师
13973176322
2.施新沛律师
15307431311
3.蒋小英律师
13707462241
4.朱代鑫律师
13627381083
5.文永军律师
13387321822
6.黄亚青律师
13627356056
7.刘辉律师
15111011656
8.曾洁淼律师
15211160873
9.黄敏律师
13787782456
10.廖建伟律师
15096073217
11.黄良志律师
15575175673
12.周岚律师
15308480214
13.熊盛君律师
18673173984
14.纪道生律师
13874652128
15.旷良勇律师
14305201410
16.阳晶晶律师
18569035511
17.姜华律师
15897497058
18.杨开文律师
13786639729
19.刘建铭律师
18873661234
20.王鼎钧律师
15507315655
21.赵加兵团队律师
13973338158
典法网推荐律师
1.王春雷律师
15852033733
2.吴晓凡律师
13675510159
3.张凤海律师
15823459390
4.徐云志律师
13280895691
5.刘山陵律师
13791340496
6.要鸿志律师
13831293930
7.郑贴侨律师
18907390038
8.欧阳爱香律师
18907390035
9.王殿明律师
13522031386
10.阮少顺律师
13762870508
用户帮助
咨询用户指南
发布咨询帮助
何为案件全包
选择对口律师
咨询注意事项
发布咨询须知

案件委托帮助
收费咨询的不同
律师用户指南
回复咨询帮助
案件接洽帮助
案件接洽帮助
网站商联系方式
热线:13307315507
QQ:448552909@qq.com
邮箱:448552909@qq.com
点击用QQ跟我们联系
添加我们的微信
我给们发电子邮件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网站地图|律师服务|商务合作|法律声明|挑错或提问题|客户中心|诚征英才|欢迎合作|版权声明

湘ICP备17013891号-1

技术/客服:TEL:13307315507  Email:448552909@qq.com  QQ:448552909  ICP备案号:17013891号-1
免责声明:会员介绍、成功案例等信息,由会员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由其本人负责。典法网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
友情提醒:鉴于注册律师数目巨大,律师变换比较频繁,建议委托前核实律师身份。核实身份的方法如下,1、咨询司法局公律处。2、到律师事务所核实。3、可以委托本网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