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中国
[切换城市]
 领域分类

婚姻家庭

刑事辩护

知识产权

合同纠纷

债权债务

公司章程

劳动纠纷

房产律师

医疗纠纷

损害赔偿

交通事故

工程建筑

征地折迁

金融证劵

更多
法不责众之咬死不抵命
人气: 发布日期:2019/3/18 0:10:28

清同治年间,苏州金箔业已非常发达。金箔作是苏州城内一项收入十分丰厚的手艺,高工价可达一天七千三百文。道光十六年(1836),业者为了议定行规、维持行业秩序,专门成立了行业公所“丽泽公所”。而让苏州金箔业名声大噪的却是我们今天要讲的这起案件。

 

同治十一年(1872),古城苏州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人命大案,本城金箔业的一百多名业者,群起而攻,咬死违反收徒行规的同行董司。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为维持现有市场份额,保证盈利水平,苏州金箔业业者曾议定行规,严格控制工匠人数。行规要求,每家作坊一次只能雇一名学徒,“收徒只许一人,盖规例如此,不欲广其传也”。它严禁成员多招学徒,以免“事此者多,则恐失业者众也”,从而“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只有在一个学徒三年期满以后,老板才能招另一名学徒,这就是所谓的“三年期满,出一进一”。

 

被害人(以下均称“董司”)在苏州城双林巷开设了一间金箔作坊,出任公所董司。他为了扩大生产、提高市场占有率,没有经过同业认可,另外多收了一名徒弟。这下激起同业的公愤,同业强行禁止董司收徒。董司不服,赴县署控告众人同业把持,垄断市场。县令传齐两造到堂讯问,指出“该业私立规条,本非国例所当管办”。但是,“既有此规条,则将来宁勿犯之,以免拂人心而肇衅端”。县官的态度是,收徒规则并非国家法制,县里当然不会代其强制执行;但既有此规则,董司最好还是息事宁人,以免触犯众怒。其处理结果是,“此案姑免深究焉”,既不认定行规违法把持,又不确认董司收徒破坏行规有罪。案子实际上又回到了起点,董司依然故我,并不遣散徒弟,同时深相结纳衙役,作为“保护伞”。同业工匠更是愤怒难平,“其势汹汹”,开会商量对策。

 

某日,公所召集董司到所议事。董司不敢不应召,但请衙役数人同去,以为保全之计。既到公所,同业一二百人早已聚集。众人将衙役驱之户外,紧闭大门。衙役捶门不得入,但闻门内呼号之声甚惨,喧闹之声甚嚣。衙役想尽一切办法,仍不能进入公所,只好赶去告知县令。县令赶到公所,破门而入,大吃一惊。在他面前的是一幅惨不忍睹的情景:“一裸尸系于柱侧,自头至足,血肉模糊,不分上下,盖几如腐烂朽败者一般矣”。而大厅中另有一二百人,看见县令来则木立如雕塑,既不哄散,也不畏惧。每个人的唇齿之间皆血污沾染。显然,董司是被众人口咬致死。县令立即让人关上大门,擒住众人。

 

原来,捆缚董司后,有人号令于众说,董司坏我行规,可恶已极,理宜凌迟寸磔才能消解众怒。他们商议了一个不用凶器的办法,对董司施以惨刑,又可不被王法追究,即“各咬其肉,必尽乃己”。于是众人争相上前,摇唇鼓吻,登时董司皮开肉尽,血流满地,辗转数刻才凄惨毙命。

 

本案有两点最值得注意:其一,在本案行业社会秩序的维护中,行业组织和官府在这起案件中的各自角色问题。其二,民众的法律观念是怎样发展和传播的?这些又是如何影响事件进展的?

 

我们发现,在传统中国社会,地方官府由于财政支绌,提供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的能力极其有限,加之官员考绩评价体系多只关注钱粮征收和人命要案,官员们受理和审判民商事案件的积极性普遍不足。在这种情况下,官员一般不大插手商业社会的纠纷解决,行业社会的自我秩序提供成为一种有效的方式。即使商业社会发生纠纷,诉诸官府,官府也往往选择一种最乡愿、姑息和无为的解决方式,模棱两可地搁置争议。在本案中,董司以行业把持诉诸县令,后者并不主动干涉。如果必须支持一方观点,我们也发现许多官员更多地以民间社会已有旧规为由,认为存在即合理,行之既久,理当遵从。只有当案件恶化,由“户婚田土细故”转化为人命大案时,一度慵懒的国家机器才马上动员起来,迅捷解决事态。这就不难理解,人们往往不惜自杀焚身,以求国家的介入,“大闹大解决”因而成为中国百姓根深蒂固的法律信仰之一。

 

另外,案中苏州金箔业者在官府拒绝作为的情况下,为了维护秩序、儆戒来者,挖空心思设计了这起血淋淋的“执法”方式。人们是如何规避人所共知的“杀人偿命,王法无情”,以及现有法律体系追究的呢?我们发现,小说家言在个中起到了迥乎寻常的作用。钱彩《精忠说岳全传》第七十五回写张俊阿附秦桧,谋害岳飞,后临安百姓寻报仇。众人把张俊绑在一棵柳树上,有仇的人上前骂一声、责问一句、咬一口,一会儿便咬得血肉模糊。后世江南一带有“咬死人不偿命”的口语,据说就是从此而来。苏浙民间出现仇怨纠纷时,有的人就用“咬人”的方式来进行报复。鲁迅的杂文《迎神和咬人》就提到余姚的一个老人,因出面劝阻迎神,被咬断喉管而死的事件。尽管,鲁迅斥此陋俗为“妄信”,但不可否认其作为民间法律观念的真实存在,甚至大众常常误认“咬死人不偿命”真的是国家法律中客观存在的法律规则。陈其元评价本案,“小说家无稽之语,往往误人”。实际上,小说话本对于民间法律观念的形成和传播的重要性也由此可知。

 

众人的法律观念——“法不责众”,在本案中也起到了关键作用。金箔业者洞悉了其中窍要,巧妙地利用了“咬死人不偿命”的民间口耳相传的观念,结合人们的从众效应,准确规避现行刑法的证据规则以逃避处罚。县令亲自到现场验尸,统计咬伤的地方共计一百三十三口。但是哪一口是谁咬的、哪一口致命,人多口杂,不仅生者不知,即使起死者而问之,也会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庸常大众的法律智慧竟然有效地阻击了国家的刑法和诉讼法规则。县令为了有所交代,只能认定首谋先咬者一人抵罪而已。民间行业规则获得了一种狂欢式的伸张,成为完全的胜利者。大众也从中得到娱乐,并强化了对行规的服从。

 

尽管这类骇人听闻的事例极为罕见,但也从一个侧面显示了中国传统行业组织及其成员对市场秩序的重视程度。对于违规者,中国行业组织虽一般只予以经济惩罚,但并不排除诉诸暴力的可能。所谓的“民间自治”并不总是温情脉脉、无限美好的,这是研究传统法律史者不可不注意的。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 请遵守国家法律。
按地区找律师
在线咨询专家律师
1.
黄钊律师
13973176322
2.施新沛律师
15307431311
3.蒋小英律师
13707462241
4.朱代鑫律师
13627381083
5.文永军律师
13387321822
6.黄亚青律师
13627356056
7.刘辉律师
15111011656
8.曾洁淼律师
15211160873
9.黄敏律师
13787782456
10.廖建伟律师
15096073217
11.黄良志律师
15575175673
12.周岚律师
15308480214
13.熊盛君律师
18673173984
14.纪道生律师
13874652128
15.旷良勇律师
14305201410
16.阳晶晶律师
18569035511
17.姜华律师
15897497058
18.杨开文律师
13786639729
19.刘建铭律师
18873661234
20.王鼎钧律师
15507315655
21.赵加兵团队律师
13973338158
典法网推荐律师
1.王春雷律师
15852033733
2.吴晓凡律师
13675510159
3.张凤海律师
15823459390
4.徐云志律师
13280895691
5.刘山陵律师
13791340496
6.要鸿志律师
13831293930
7.郑贴侨律师
18907390038
8.欧阳爱香律师
18907390035
9.王殿明律师
13522031386
10.阮少顺律师
13762870508
用户帮助
咨询用户指南
发布咨询帮助
何为案件全包
选择对口律师
咨询注意事项
发布咨询须知

案件委托帮助
收费咨询的不同
律师用户指南
回复咨询帮助
案件接洽帮助
案件接洽帮助
网站商联系方式
热线:13307315507
QQ:448552909@qq.com
邮箱:448552909@qq.com
点击用QQ跟我们联系
添加我们的微信
我给们发电子邮件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网站地图|律师服务|商务合作|法律声明|挑错或提问题|客户中心|诚征英才|欢迎合作|版权声明

湘ICP备17013891号-1

技术/客服:TEL:13307315507  Email:448552909@qq.com  QQ:448552909  ICP备案号:17013891号-1
免责声明:会员介绍、成功案例等信息,由会员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由其本人负责。典法网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
友情提醒:鉴于注册律师数目巨大,律师变换比较频繁,建议委托前核实律师身份。核实身份的方法如下,1、咨询司法局公律处。2、到律师事务所核实。3、可以委托本网核实。